1. 爱运营首页
  2. 互联网新闻

从AI到造车,百度困局之下寻找突破口

从AI到造车,百度困局之下寻找突破口

百度近来动作不断,先是于年初确定入局造车大军,最近又传来回港二次上市的消息。

作为BAT三巨头之一的百度处于第一梯队的地位难以撼动,但与阿里和腾讯相比百度在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存在感略显单薄。

感到危机的百度开始为自己寻找破局之路,在北京国家会议中心举行的首届百度AI开发者大会上,时任百度集团总裁兼COO的陆奇在主题演讲中认为,“AI是中国的历史性机遇,AI对社会的影响深度和广度都是空前的。”

由此开始百度介绍自己是一家AI公司,认为AI是机会的百度喊出了“Allin AI”的口号。

在发力AI几年后的今天,百度的市值突破了一度突破千亿美元瓶颈,AI在其中是否起到决定性作用我们不得而知,但可以肯定的是,因AI诞生的DuerOS和apollo一定为百度的市值起到了增砖添瓦的作用。

困局中的伏笔,AI的复兴之路

布局AI的战略并非是百度走投无路的被迫之举,而是百度早已埋下的一个伏笔。

2020中关村论坛上百度创始人、董事长兼CEO李彦宏透露,百度对AI的投入是长期的、持续的,过去十年百度每年研发投入占营收15%以上,其中AI技术研发就是百度种下的种子之一。

彼时百度旗下正处于辉煌的搜索业务和贴吧业务,正因丑闻深陷于舆论漩涡之中逐渐凋零,加之布局在移动互联网O2O的外卖业务,虽然通过定位中高端白领市场占据了一定市场份额,但或许由于支付系统和个人账户业务薄弱等原因,最终以5亿美元卖身饿了么后黯然消逝。

百度的互联网第一梯队地位正在动摇,或许只通过竞价排名就可以获得巨额营收的百度有些安于现状,在移动互联网时代的百度面对市场竞争总是显得有些迟钝,这也导致了接下来百度在自家门前的信息流市场中的又一次掉队。

2016年底今日头条通过买下新出厂手机预装量来获取大量用户流量,成功打入百度的搜索业务腹地。

复盘百度失败原因,或许是因为百度搜索和百度app分属于搜索和移动服务两个群组,部门协同性较差导致决策效率较低,意识到问题的百度痛定思痛采取换帅和重新整合部门结构来提升运转效率。

百家号和小程序被归到同一部门,业务逐渐趋于稳定百度得以喘息,但市场份额已然被今日头条占据大半,百度的信息流核心业务受创。

另一边被百度看好的爱奇艺也在不断消耗巨额投入资金,李彦宏在优酷土豆合并之后以3.7亿收购PPS壮大爱奇艺市场地位,后又为爱奇艺拉来3亿美元投资,各项数据在“优爱腾”中拔尖的爱奇艺虽然处于国内长视频第一梯队,但由于国内长视频市场的付费困境,爱奇艺一直处于连续巨亏状态,消耗了大量资金的爱奇艺并没有自我造血的能力,营收增加的背面是巨额资金被消耗的亏损,爱奇艺目前更像是百度的一个负担。

百度的困局之下,由AI技术衍生的DuerOS的出现可谓是“受任于败军之际,奉命于危难之间。”被百度寄予厚望。

DuerOS也确实没有令百度失望,据百度2020年第三季度财报显示,DuerOS语音交互次数达到270亿次,同比上升65%,9月总语音交互次数达到53亿次数。根据IDC以及Canalys的数据小度智能屏幕出货量在全球位列第一,小度音箱在中国出货量位居第一。2020年9月30日,小度科技业务所在业务群组智能生活事业群组宣布完成独立A轮融资,融资完成后的小度估值约200亿元,百度对小度持股75%。

已经在移动互联网时代落下步伐的百度,似乎看到了智能设备市场潜力,但智能音箱解决的只是家庭和一些固定非移动场景需求,此时智能移动设备场景下恰逢新能源汽车和自动驾驶风口的到来,拥有DuerOS可以满足车内智能硬件需求,百度锦上添花布局自动驾驶,成立apollo计划决定加入新能源智能汽车战局。

雄心壮志的百度十年磨一剑,得益于在AI技术上已有长期投入积攒了技术储备,百度的造车之路过渡的十分平滑。

步步为营,剑指造车

在百度阿波罗(apollo)生态大会上亮相的除自动驾驶汽车之外也有一些与交通网络有关的技术,如车路协同、智能信控、robotaxi、阿波龙、智能公交。

其中车路协同和智能信控技术出了是百度在智能化交通时代的重要布局之外,同时这个带有to G业务属性的技术也直接给百度创造了收益。2020年8月底,百度阿波罗成功中标广州黄浦区4.6亿元的智慧交通“新基建项目”,这笔订单的重点技术就集中在“车路协同软硬件”“智能路口搭建”和“车联网产品”。

而阿波龙无人车项目,是百度与金龙客车合作的全球首款L4级量产自动驾驶巴士,金龙客车提供车辆底层技术支持,百度apollo平台提供自动驾驶技术,项目在宣布量产下线后,已经在北京海淀公园落在实地。

从AI到造车,百度困局之下寻找突破口

据官网介绍,阿波龙自动小巴除了拥有端到端低速园区自动驾驶能力之外,内置有HMI智能人车互动和车辆云端管理能力,适用于园区、景区、机场、高档社区、度假村等接驳场景。

据百度的apollo自动驾驶开放路线图显示,百度计划的是将项目的场景从“园区→限定区域城市→简单城市道路→高速和城市道路全网自动驾驶”,目前来看百度的计划正在逐步落在实地。

在阿波龙可以在园区场景实现限定区域自动驾驶之后,百度将apollo自动驾驶技术放上了更大更复杂的城市道路舞台,也就是robotaxi技术。

robotaxi是百度的无人驾驶出租车项目,目前已在北京、长沙、广州、沧州等城市率先开展车辆应用示范,在长沙普通市民可以通过手机APP预约试乘体验robotaxi车辆,据数据显示,截止2019年12月底长沙robotaxi试运营车队已安全完成一万次以上的载客出行。(试运营过程车辆中有安全员检测)

在百度对自动驾驶技术的场景布局和商业布局中或许可以看出百度的几个意图。

一是apollo项目的落地场景从简单到复杂,最终到城市道路场景,在这个过程中apollo自动驾驶技术在收集数据的同时也在不断完善技术缺陷,并且在公众认知中树立了技术成熟的可靠形象;

二是技术组合达到的车路行闭环,“车路协同+智能信控”负责的是道路智能化问题,“apollo自动驾驶+小度车载OS”解决的是自动驾驶单车智能问题,在智能交通时代到来时,掌握车路智能化的百度形成了一个完整的技术闭环,其中蕴藏着巨大的价值潜力;

三是盈利收入,目前已通过“道路智能”范畴技术做起to G业务的百度已经得到回报,通过to G的业务收入反复to C技术的研发投入,这或许是百度为造车布局的第二个闭环。

星罗棋布的技术布局,循序渐进的场景攻克,步步为营的战略计划,困局中的百度寄厚望于AI剑指造车,意图捍卫自己的巨头荣耀。

百度的造车征途终于“靴子”落地

百度3月2日传来消息,百度造车公司已完成注册,名称为“集度汽车有限公司”,百度持股55%、吉利持股45%。

通过百度的阿波龙自动驾驶小巴项目的模式“金龙客车+百度技术”来看不难理解百度选择与吉利合作的原因,右腿是已经成熟的智能化技术,左腿是吉利成熟的车辆硬件底层技术支持,入局造车的百度也许真的可以跑起来,并且赶超已经成功美股上市的“造车三宝”。

集度汽车的成立不是百度第一次对造车领域的涉足,但是百度控制度自由度最高的一次造车计划,早在2016年百度就有尝试入局造车的想法。

2016年蔚来李斌见百度李彦宏,当时陆奇尚未正式入盟百度,apollo计划也还未诞生,蔚来已经拿到腾讯和高瓴的投资已经有了一些话语权,所以百度这次投资蔚来并没有对蔚来的公司决策和产品形态造成实质性影响,更多的是百度对造车行业的一次试水布局,据了解目前百度只持有1%左右的股份。

2017年百度公布apollo计划,同年何小鹏见百度李彦宏和陆奇,百度的想法大致是可以投资,但小鹏不需要再自研自动驾驶,可以直接用百度的apollo自动驾驶技术,重视自动驾驶智能化的小鹏没能与百度合作成功,而理想在B轮时也曾与百度碰面,但也因为百度竞业条款的出多限制没能达成合作。

在与“造车三宝”发生的投资接触事件中,可以看出百度对自动驾驶和汽车智能技术的重视,或者说百度的造车计划其实就是智能交通计划,之所以在意自动驾驶和智能汽车的原因或许是因为已经错过了“PC→手机”的设备更迭的教训,在智能汽车这个可以被看做一个生态集合终端的大型移动设备的布局上,百度没有选择拱手相让,而是选择自己下场亲自来做。

从这点来看,智能汽车在车联网时代到来之时,百度可以将地图、语音、数据等服务整合进一个生态之中,联想一下未来车联网到来时,停车场和充电站场景下或许可以实现的无接触付款,百度或许可以改变支付业务的“AT”格局重塑“BAT”辉煌。

目前新能源造车的蓝海战局已经进入尾声,“造车三宝”在前领跑,新玩家百度、华为、小米加入,因互联网巨头的入局,造车行业接下来的激烈竞争局面已经初见端倪,在汽车智能和自动驾驶布局已久的百度,能否可以因造车摆脱困局再现辉煌?

作者:翟菜花,知名互联网评论人,互联网分析师,专栏作者。个人微信:zhaicaihua002。

去年今日运营文章

  1. 2020:  18个免费图片网站,每一个都是设计师的天堂(0)
  2. 2020:  会员运营“小心机”,让用户更愿意付费(0)
  3. 2019:  NPS:关于用户体验你必须知道的一个指标(0)
  4. 2019:  我分析完10000条数据,终于明白PM们为什么都在说“用户体验”(0)
  5. 2019:  “考勤打卡”这个产品,你一点都不简单(0)

本文由翟菜花投稿,不代表爱运营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iyunying.org/news/241651.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