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论知识:人生的12个偏见

规划谬误

planning fallacy指的是尽管我们之前完成过类似的任务,但还是低估了任务的时间,成本和风险。在研究和决策中,时间管理是一项非常重要的内容。

舒适区效应(Comfort zone effect)

对于过去常用的方案,高估其效益或成功机会;对于过去少用的方案,低估其效益或成功机会。

简单说就是一种路径依赖。

证实偏见

confirmation bias是一种选择性思维方式,指我们会挑选并高估可以证实我们既有信念的信息,同时忽略或低估与我们的既有信念矛盾的信息。它与承诺和共识偏见commitment and consistency相关联(我们采用证实自己先前行动的方式开展下一步行动),也与激励偏见incentive bias相关联(我们根据能使自己获益的对象调整观点)。

辩护人谬误(Defendant’s fallacy )

泛指多种根据不相关资讯认定被告“犯罪的概率”很小的情况。另参见检察官谬误(Prosecutor’s fallacy)

数据迁就偏误(Data-snooping bias)

也称数据探查偏误、数据拟合偏误,指在基于先前得到的实证经验后对历史数据进行分析后所引起的偏误,由于模型“迁就”历史数据(即与历史数据拟合得太好),反而导致“预测”结果十分糟糕(与未来有偏差)

一致性偏误(Congruence bias)

也称相合性偏误,对假设的验证完全依赖于直接的测试,而不对其替代性假设的可能性做测试;或者说只相信直接证明假说的实验,而忽视间接的证明或是证明其他假说的可能。

确认偏误(Confirmation bias)

指人们会倾向于寻找能支持自己观点的证据,对支持自己观点的信息更加关注,或者把已有的信息往能支持自己观点的方向解释。

例子:实验者给每个受试学生发一套性格测试题让他们做,然后说根据每个人的答案给其各自分析出来了一份”性格概况”,让学生评价这个概况描写的准不准。结果学生们纷纷表示这个说的就是自己。而事实是所有人拿到的”性格概况”都是完全一样的!人自动就愿意看到说的跟自己一样的地方,并忽略不一样的地方。

信念偏误(Belief bias)

或称信仰偏误,人们评价论据是否合乎逻辑的可信程度受到其结论可信度的影响,因为相信结论所以相信其推理过程。

因为相信结论所以相信推理过程,就像数学题答案正确但推理过程可不一定对。

叠加效应(Availability cascade)

也称效用层叠,某一观点不断重复确认后会加强,如集体观念通过其在公共话语中不断地重复获得越来越多的合理性,自我认知也将随之产生强化。换言之重复足够多那么它将变成“真的”,有点像三人成虎,以及“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逆火效应(Backfire effect)

也称逆反效应,人们通过强化他们的信仰来为驳斥现象做出反应。如当一个错误的信息被更正后,如果更正的信息与其原本的看法相违背,它反而会加深人们对原本错误信息的信任。

很多传销人员不认为自己做的是传销,而是赋能和新零售。

乐观偏见

optimism bias指的是一个人对自己或者他人的主观自信超出其客观准确性。

选择支持性偏误(Choice-supportive bias)

认为自己做出的选择是更好的而事实上可能并非如此(忽略不利的地方),稍有自我安慰之意。

有点敝帚自珍的意思。

投射偏见

projection bias是无意中产生的思维偏见。我们往往倾向于把自己的思想和信念投射到他人身上,并臆测他们的思想和信念与我们一直。这种偏见造成了一种错误的共识和自信感。

礼貌偏见(Courtesy bias)

倾向于发表比真实想法更为政治正确的意见,以避免对任何人造成冒犯。

偏见盲点(Bias blind spot)

认为自己的偏见比别人更少,或者说认为别人的偏见比自己多的倾向。

就像几乎所有开车的人都认为自己的车技在平均水平之上。

社会认同偏见

social proof bias,我们往往倾向于思考和相信周围人的想法和信念。

从众效应(Bandwagon effect)

同羊群效应,人们从事或者相信某件事时依赖于其他相同情况的人做出的选择,相关的是群体思想(Groupthink)和从众行为(Herd behavior)

每个人都是盲从的,当多数人做出某个选择时,个人思考就会被切断,并进入团体思考模式。这个「群众」数量大至整个国家,小至一个家庭,从众效应使我们忽略了个人的动机与愿望。

突出经验偏见

salience bias,高估新近获得的,描述很清晰的证据的一种思维倾向。越是新近了解的信息,我们越是会将其与发生的事情联系在一起。

知识的诅咒(Curse of knowledge)

见多识广的人很难从并不那么博识的人的角度看问题,或者说知情者很难从不知情者的角度看问题。

持续影响效应(持续影响效应)

相信以前学习的错误信息的倾向,即使已被纠正。错误信息仍然可以影响。

保守主义(Conservatism)

在新的证据出现时仍然难以改变某人旧观念的现象。

合取谬误(Conjunction fallacy)

认为多重条件“甲且乙”比单一条件“甲”更可能发生的认知偏误,也是一种机率谬误。

例如对某人的描述很像女性主义者时,认为某人是替妇女辩护的律师的可能性比认为某人是律师的可能性更高。

伯克森悖论(Berkson’s paradox)

指两个通常独立的事物会在特定场合下关联起来,由此产生的相关性容易带来认知上的偏差。

比如,一个学生的成绩好坏与他是否具有特殊才能没有多大关系,虽然大学招生主要根据学生的成绩,但如果成绩不理想,有特殊才能也行。这种现察容易使你形成对有特殊能力的人的偏见,认为只有成绩不好的人才会有特长。

聚集性错觉(Clustering illusion)

也称丛集错觉或聚类错觉,人们倾向于将大量随机小样本中不可避免的“条纹”或“聚簇”状的随机分布考虑为某种具有统计学意义的“规律”(幻象模式Phantom patterns),此处可参考知乎问题“打麻将的时候,为什么会有连续一段时间运气特别好的现象?”下面的回答

本·富兰克林效应(Ben Franklin effect)

一个帮助过你的人更可能帮助你。

基率谬误/忽视 (Base rate fallacy / neglect)

忽视基本的比率信息(通用的、一般的),而倾向于在某些特定情况下才适用的特定的信息,可参考统计学中的贝叶斯统计(Bayesian Statistics)理论。

可得性启发(Availability heuristic)

高估记忆事件可能性的倾向,它受到记忆的远近程度、事件的罕见程度以及情绪化的影响,因而在作评价时更多依赖记忆中记住的信息而不是全部信息。在使用启发法进行判断时,人们往往会依赖最先想到的经验和信息,并认定这些容易知觉到或回想起的事件更常出现,以此作为判断的依据。

更容易想到的记忆,你会高估它的重要性和出现频次。

注意力偏误(Attentional bias)

人们的直觉受到当时出现的想法影响,如做决定时受制于环境或情绪,忽略一些相关信息而更关注某些特定信息。

锚定效应(Anchoring or focalism)

也称为聚焦效应,指人们在对某人某事做出判断时,容易受第一印象或最早的信息支配,思维就像沉入海底的锚一样被固定在某个点。

叙述偏见

故事和数据,我们往往偏爱前者。叙述为阐述,理解和解释世界提供了一个很好的参考框架,可以帮助人们记忆要表达的概念。但是对于叙述的偏好限制了我们更好地理解复杂问题。

损失反感

人们感受到损失的强度要比感受疼痛的强度高两倍多。

相对性偏见

relativity bias,使得我们过度依赖比较,而抑制了我们客观评估信息的能力。

诱饵效应(Decoy effect)

人们对两个不相上下的选项进行选择时,因为第三个新选项(诱饵)的加入,会使某个旧选项显得更有吸引力。有时“诱饵”并不需要真的存在,即“幽灵诱饵”

对比效应(Contrast effect)

同一刺激因背景不同而产生的感觉差异的现象,或者说当与最近观察到的有所差异的对象相比较时,加深或降低感知刺激的现象。

例如:温水可以感觉到热或冷,这取决于手触摸它是否以前是在热水或冷水中。

模糊效应(Ambiguity effect)

也称不明确性效应,人们倾向于选择信息量更多的选项,避免选择缺少信息或者未知选项。

比如风险厌恶型投资者更可能选择“安全”的投资,如政府债券或银行存款,而不是选择股票或基金这样更为波动的投资。

权威偏见

authority bias指的是我们本能地盲目顺从并相信权威人物。举例而言,我们往往很容易把政府视为形式可靠且没有偏见的机构。但是政府在使用这些统计数据计算公民权力性支出的增长幅度时,有控制这些数据的动机。

自动化偏误(Automation bias)

过度依赖于自动化的系统,这可能导致错误的自动化信息取代正确的决定。

这个现象在航空领域比较常见,不少事故都是因为飞行员过于相信自动化系统给出的信息。

喜好偏见

假如你喜欢某个人或者某件事,你往往会向于之有益的方向解释数据。往往倾向于喜欢与自己同类或者具备你欣赏的品质的人。这种偏见与互惠偏见有关联,即我们往往会回馈曾经帮助我们的人。

拟人化或人格化(Anthropomorphism or personification)

将动物、物体和抽象概念描绘为具有人类特征,情感和意图的倾向。

稀缺偏见

我们往往觊觎我们认为稀缺的东西,有可能因此表现地很不理智。

进化偏见

拉拉队效应(Cheerleader effect)

人们在团体里面比在孤立状态下表现得更有吸引力的倾向,就像在拉拉队中更倾向于表现自己。

在团体中体现自己的竞争优势是生物的本能,这样才能获得好的配偶和争取更多的资源。

去年今日运营文章

  1. 2020:  读书笔记 | 互联网时代习惯的力量 - 《上瘾》(0)
  2. 2020:  2020 KOL价值洞察报告(0)
  3. 2019:  微信产品分析(0)
  4. 2019:  群邑智库:视频网站用户画像与市场分析(0)
  5. 2019:  Interbrand:2019年全球最有价值品牌榜公布(0)

原创文章,作者:爱运营,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iyunying.org/yunying/yyjc/262379.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