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nald Coase:科斯定理

Ronald Coase:科斯定理

文:王智远| ID:Z201440

生活中,经常看这种现象:

非常漂亮的女生,对象又肥又丑,你觉得女的眼光有问题;亦或者,家境非常优越的帅哥,和比自己大3-4岁,身材样貌中等女生结了婚,这种情况,让你百思不得其解。

为什么?

解答该问题前,先看一个著名的科斯定律(Coase theorem),早在亚当·斯密那时就能找到,思想由来已久

后来,被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罗纳德·科斯1960年代论文中再次提到,其贡献是,他清楚指明了“可操作的交易,所必须满足的约束条件”,总的来说,有三种解释:

第一种解释:

交易费用等于零的世界中,政府只要清楚完整的,把产权界定给一方或另一方,并允许他们,把这些权利用于交易,就可以通过市场机制,有效率地解决外在性的问题。

比如:

一位农民伯伯种地30年,在他晾晒麦子场地旁边,修建了一条铁路,火车路过时与铁轨擦出火花,引燃了麦穗,那么,这个时候,铁路公司需要赔偿农民损失吗?

铁路公司说,改建轨道那么麻烦,你只需要把场地挪开5米远距离,不就可以了?我肯定不会赔。

农民说,我在这里种地30年都没事,铁路修好后你们赚那么多钱,我却白白遭受这么大损失,难道不应该给点赔偿吗?

这个时候,该怎么办?

于是,科斯定律很好的给出解释,“当产权明确,且交易费用为零时,市场运行机制要求资源配置达到最优”。

换句话说,“谁避免意外所付出的成本低,谁的责任就大”,所以,农民挪动麦穗成本低;最终,自然结果不会是重修铁路,毕竟在经济学中“效率优先”。

农民会不会白白造成损失呢?

科斯定律又说了,只要产权界定清楚,这块地皮是农民的,铁路改造过程中,就应该给农民一笔挪用费,以避免更大损失(铁路改道),如果地皮是划分给铁路公司的,那农民就得自己负责。

或者:

前几年经常看到,居民反应工厂排气污染问题,假设,污染给居民整体造成1000万左右损失,治理污染需要5000万元,如果交易成本为零,法律规律内居民就享有清洁权,工厂会治理污染。

即便,法律规定工厂享有排污权,附近居民和工厂达成共识,帮助工厂购买5000万的排污设备,其结果都会是工厂治理污染。因为,这是成本最低、最有效率的方案。

所以,综合论述,只要清晰完整的把产权给界定好,不论造成什么困难,一定得使市场资源配置最大化。

第二种解释:

交易费用不是为零,而是正,“合法权利初始界定,会对经济制度运行的效率产生影响”,按照市场经济效率优先,谁能最大化价值,谁就有掌控权;换言之,谁用的好,就归谁。

比如:

我们每天生活会产生大量数据,就像你使微信阅读看书,过程中,会把认为重要的句子摘抄、记笔记、转存。问题来了,你在APP上做笔记的数据,到底属于谁?

你肯定会觉得,数据属于自己,因为电子书是自己付费的,笔记亲手记的,所有权自然属于本身,但平台会说,你在我这阅读,存储在我的云端自然是我的。

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怎么办?

科斯定理站出来给出解释,“合法权界定清晰时,市场经济效率优先,谁用的好就归谁”。

笔记对你来说是隐私,把它保存下来,价值是你的;但是,阅读平台把数据行为做出统计,然后发给每位阅读者,会产生更大价值,于是你就明白了,谁能价值最大化,谁就有掌控权。

人人常常注册时会忽略掉那些又小又长的协议,由此,当你在阅读类APP买一本书时,虽然能够学习新知识,但阅读数据,标记重点,平台可能会把拿走。

这就像:

小王擅长打铁,小张擅长做木匠,现在有块铁矿,一块木料,不管铁矿和木料开始在谁手里,最终结果,大概率小王买了铁矿,小张买了木料,只有这样,才能资源发挥自大价值。

或者,你在小公司做运营岗,努力学习后,跳槽到大公司不可能给你市场岗,因为只有让你做运营,才会给公司带来更大效率。

所以,这也验证美国投资家查理·芒格((Charlie Thomas Munger)那句“想要拥有一件东西,最好的方法就是让自己配得上它”。

第三种解释:

产权清晰界定,将有助于降低人们,在交易过程中的成本,改善经济效率;换言之,如果存在交易成本,没有产权的界定与保护规则,即没产权制度,由政府选择某个最优的初始产权安排。

这样,就可以使得分配,在原有基础上得意改善,并且这种改善,可能优于其他初始安排权利下,通过交易所实现的分配。

比如:

大家都知道,中国新四大发明“高速铁路、网络购物、扫码支付、共享单车”,抛开高铁不谈,其他三者基本都在市场经济下,自由生长而出。

拿电商平台来说,新生事物出现时没有“明确的产权和保护规则”。

这个时候市场自由竞争,经过资本角逐,最后剩下几家独大,市场监管为防止垄断、分配不均情况发生,会下达相关制度进行约束,以保证和谐性、公平性、自由性。

直播带货具有相似情况,一开始,短视频平台头部主播只有几个,如果金字塔尖持续不变,带货环境支配权(坑位费、低价),就会造成中腰主播无法生存。

最终,平台出具相关扶持制度、带货要求,在约束下使得健康发展;所以,产权清晰界定,才能让我们在交易过程中,提高整体效率。

值得注意的是,三种解释中都提到“交易成本为零或很小”,是什么呢?

简单而言,我们很容易找到最合适的东西,或者不需要再通过中间商、渠道商就能找到这些东西时,交易成本就趋于“零”。

否则,我们需要花钱给中介才能找到它们,甚至买通东西的独家渠道,因此,“商业的本质就是提高效率”。

让我们,回到开场时的问题。

漂亮女生的对象又肥又没钱,另一面透露着,男生可能精通追女生的技巧,把渣男套路用到极致,哄得对方合不拢嘴,自然就有掌握权刚好符合第二种解释)。

家境优越的帅哥,可能本分老实,憨厚诚实,不懂追女生方法,结果刚好遇到一位,年长有恋爱经验的女生,懂得关心对方,知道对方需要什么,自然能够拿捏很稳。

所以,科斯定律有什么启发呢?

博弈论中,有个重要概念叫做帕累托最优,也称为帕累托效率(Pareto efficiency),指资源分配的一种理想状态。

假定,固有人群和可分配的资源里,从一种分配到另一种状态变化,没有使得,任何人情况变坏的前提下,使得至少一个人变得更好。

从上帝视角出发,工作生活是一场分配游戏,你业务技能强,岗位自然高拿到薪酬自然多,生活品质也就高,但市场的循环,不会让别人变得更差。

换句话说,帕累托最是在追求公平和效率的“理想国”。

从公司产品视角看,创业是一场协同游戏,所做产品能否比竞争对手好用、客户数量足够多,是否与产业反哺,决定在市场能够走多长。

从个人竞争力角度,技能、人脉、学习力、独特眼光以及所在行业的口碑,是底牌。

别人在面对工作时,千篇一律或人与亦云,你能通过知识储备抽丝剥茧,借助技能形成方案,运用人脉执行到位,就能更胜一筹。

总之,市场竞争分配中,一项有价值的资源,不管一开始它产权归谁,最后这种资源都会流动到,善于利用它,能够价值最大化的人手中。

所谓,做为普通人,你要尽可能,成为垂直领域具备发言权,且影响到绝大部分群体的人,这样你才会有「更多筹码」。

去年今日运营文章

  1. 2021:  单条视频超4000万播放,“大学寝室”为何圈粉无数?(0)
  2. 2021:  抖音刚直播刚开始没人看是不就不给推送了?抖音直播带货没人看?(0)
  3. 2021:  抖音直播刚开始没人怎么办?新号直播不冷场的办法(0)
  4. 2021:  抖音直播带货刚开始都是没人看的吗?抖音是怎么分发流量的?(0)
  5. 2021:  哭穷上热搜,国货品牌二次激活的良药?(0)

本文转载于微信公众号(王智远),本文观点不代表爱运营立场,转载请联系原出处。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爱运营处理。

(0)
上一篇 2022年11月19日 下午2:34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