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运营首页
  2. 互联网新闻

纪中展:移动互联网时代需要工匠精神

我认为,在今天,说老实话,互联网思维病了,准确的说是那些整天满嘴“互联网思维”的大词崇拜的那些人病了,当然不排除他们只是装病。最近半年,我一直在扮演那个说皇帝没有穿衣服的倒霉孩子的角色,一直嚷着要警惕 …

移动互联网时代,需要极致的产品,因此更加需要代表着一种人生选择,代表着坚定、踏实、精益求精气质的工匠精神

这几天在与一些校友讨论工匠精神的时候,有人提出一个有意思的话题——如今是互联网思维,是粉丝经济,是社群电商。“提倡反复磨砺埋头苦干的工匠精神,是否已经落伍?”这位校友疑惑地问。

工匠精神落伍了吗?昨晚,媒体人兼投资人纪中展在中欧校友读书会上应邀分享,回应了这个问题:移动互联网时代,需要极致的产品,因此我们更加需要工匠精神!

很多人认为,工匠精神代表着一种机械重复的劳动,其实,工匠精神有着更深远的信仰和理想,它代表着一种人生选择,一种坚定、踏实、精益求精的气质。优秀的工匠不一定能成功创业,但真正的创业者身上,都有着工匠精神的气质。

《工艺之道》、《工匠精神》、《杜尚访谈录》等书籍,无不表达类似观点。只有工匠精神才能使将一个人的精华血脉注入产品,让它走得更远。张艺谋分家的时候,自诩是手艺人,罗胖同学分家的时候,也要自诩是一名手艺人。因为大家都知道,只有工匠精神,才能使人不亢不卑、不骄不躁,可以安身立命、有所寄托。

从《工艺之道》审视互联网思维

这本《工艺之道》是柳宗悦大师在几十年前关于工艺的论文集,他在这本书表达的工艺之美和平凡世界的融合,他强调“民众”、“实用”、“多量”、“廉价”和“寻常”,他认为这些是工艺之美的基础,他要探究隐藏在这些价值背后的力量。

我读这本书的时候,有那么一刹那有如被电击中。想起此前,著名作家方希在分享她的《张艺谋作业》时所说,张艺谋自诩是个手艺人,他崇尚的是工艺之美,追求的是工匠精神。

我之前在读《杜尚访谈录》时,也看到杜尚也认为自己就是一个工匠,最近锤子手机发布会上,罗永浩也说自己不是为了输赢,我就是认真,他在谈情怀,这种情怀也是工匠精神。

回到现在,互联网思维是个热词,在这之下,很多人都得了互联网焦虑症。当然,对于高大上们来说,如果你不能证明你得了互联网焦虑症,以及你正在努力地导入“互联网思维”的话,那你好像就out了,也就是low的一种体现了。

到底什么是互联网思维呢,每个人都有不同的解答,尤其是那些大师们。不知道这里有没有中欧创业营的兄弟,据说那里的每一丝空气里都飘着互联网思维的味道。

确实,在过去的一年多时间里(有好事者考证,互联网思维出自百度李彦宏在2011年的一个对话),互联网已经深度进入了我们这个社会的应用领域(如果说互联网有3个红利,那第一个阶段就是系统红利,第二个阶段是人口红利,第三个阶段也就是现在是商业红利,也就是将对我们的传统行业带来巨大的机遇与挑战),互联网思维成为显学:比如小米做互联网思维的手机,特斯拉是互联网思维的汽车,马佳佳做互联网思维的成人情趣店……似乎互联网思维突然变成了一句很灵验的咒语,只要对着你现在做的事情大声念几遍,就能点石成金。

我认为,在今天,说老实话,互联网思维病了,准确的说是那些整天满嘴“互联网思维”的大词崇拜的那些人病了,当然不排除他们只是装病。最近半年,我一直在扮演那个说皇帝没有穿衣服的倒霉孩子的角色,一直嚷着要警惕那些动不动就跟你说互联网思维的家伙。因为我认为评价一个人说的“互联网思维”是不是正见,就要看是不是从用户出发,以产品为本。其他都是野狐禅。

有人说,互联网时代要去中介,去中心,去组织,去产品,去品牌,去了这么多,会不会让本来一个有手有脚的健全人成为一个海豹人?

最近一段时间,我们看很多60年代,70年代出生的身处传统行业的企业家们在互联网凶猛下恐慌迷茫,似乎推门进入一个陌生趴里,似乎怎么说话都是错的。

我很早以前,2001年刚入行时曾邀请王石、冯仑、马云到我负责的论坛做一周版主回答网友提问。其中王石有一段话很有趣,他在2000年的时候说如果搞不懂互联网就辞职,后来没搞懂也没辞职,因为他发现大家都不懂,包括那些向他推销互联网概念的那群人。

当时我写了一个小短文说“14年前,也就是2001年的时候,那时候正是互联网第一波浪潮来势正猛的时候,满天的舆论似乎也是今天这个样子,当时和现在给我的感觉一样的,这些传统行业的大佬们嘴上说着担心和害怕,实际上已经偷着学习并超越了。新经济的这些新贵们可别在这样的场面下沾沾自喜,自以为高明,自以为天老大你老二了。

这些老江湖们可是嘴上一套手上一套的,他们不会被颠覆,因为能存活到今天,他们已经数次经历生与死,他们过的可是刀口舔血的日子,他们对危险有超乎寻常的敏感,他们现在的惊叹只是在迷惑你们,或者如哄小孩般的表演(我经常对我儿子的一些举动也很赞叹和惊奇,比如他能单腿跳了等等)。

他们哪知道,王石和冯仑这批人1999年-2000年期间多次去硅谷,那时候王功权在美国万通,承担了硅谷带路党的重任。后来冯仑一直做网易的独立董事,你说他们不懂互联网吗?

面对互联网思维,面对互联网凶猛

去年今日运营文章

  1. 2020:  福布斯:2020年中国科技女性榜(0)
  2. 2020:  2020毕业生就业大数据:IT行业平均薪资7839元(0)
  3. 2020:  《学会写作》|写作这件难事原来也会这么简单(0)
  4. 2020:  有哪些值得收藏的思维导图?(0)
  5. 2020:  图谱:提升写作能力的三个核心要素(0)

原创文章,作者:爱运营,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iyunying.org/news/1221.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