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运营首页
  2. 互联网新闻

58姚劲波:今年投资100家O2O公司 或亏损2亿美元

58姚劲波:今年投资100家O2O公司 或亏损2亿美元,互联网的一些事

来源:中国企业家杂志

除了忙碌,姚劲波找不到更合适的词形容过去这一年。每一次专访都被安排在两个会议之间。他不停地在58同城CEO、58到家董事长、O2O投资人的多重身份中无缝切换。

一年下来,在他的名字背后,集结了一串长长的创业公司名单。今年以来,58同城投资并购涉及金额超过15亿美元,姚对自己的投资成绩还算满意。除了自建58到家子公司,驾校一点通、安居客、魅力91、土巴兔、中华英才网的投资并购名单上,都写下了姚劲波的名字。

“我天生就有忧虑感和危机感,过去做的所有事情的目的都是自己养活自己。”姚办公室墙上的“勿忘初心坚定前行”的毛笔字,是58同城十周年的时候,他和所有老员工一笔一笔填出来的。

十年间,姚劲波在多重角色间完成了转身。用58到家CEO陈小华的话说,老姚把很多不可能变成了可能。

十年鏖战一朝结

虚假信息,一直是悬在姚劲波头上那把达摩克利斯之剑。“直到今天,老姚一发微博还有一堆人在底下骂。”在陈小华印象里,这一点困扰了姚十年。

滴滴快的、河狸家、e袋洗等重度垂直O2O玩家如春笋般涌出,完成了交易闭环并且可控服务质量,迅速蚕食58和赶集的流量资源。曾经的58如同一条横线,广度有余深度不足。姚劲波急需找到那一条竖线。

2015年春节前,58和赶集依然缠斗在电光火石间,谁也打不垮谁。姚劲波早已厌倦,不愿再把人力物力财力扔进和赶集无休止的战争,他知道,“赶集是打不死的”。

“合并”两个字再次冲击他的神经。虽然在过去半年多,他通过投行找杨浩涌屡屡受挫,但对于杨的多次推诿,姚表示理解,“他原来跟员工讲要上市去敲钟的,现在变成了一个大公司的一部分,他需要克服很多心理障碍。”

总结教训后,姚发现,他追求杨浩涌的方式不对。“创始人比较感性,投资人比较理性。”他开始对赶集的股东们进行狂轰滥炸式的面谈,几乎每一位投资人都被约谈不下两次,每次两小时。

春节后,姚劲波见到杨浩涌的第一句话是,“有什么办法能让两家的市场营销不再恶性竞争?”想到2015年预计15亿元的市场费用,杨深知这是很恐怖的,他不愿“赢了现在,输掉未来”。

估值报价是双方争论的焦点,“从最初的7:3到6:4,最终的5:5已经接近我的底线。”姚劲波坦言,这是他一路牺牲和让利的结果。蓝驰创投合伙人(赶集网投资人)陈维广称赞,“没有一个站长能有这样的格局。”

在姚劲波的身后,几乎所有股东都乐见其成,也有少数人卖掉股票表示反对。姚劲波志在必得,“为了更好的未来,双方都放弃了过去,做出了妥协。”软银赛富投资基金合伙人羊东肯定了这一点,“劲波挺用心,而且很大气,只要他愿意,什么都能谈。”

4月14日,签下合并备忘录当天,姚劲波彻夜未眠,二十多个小时的谈判让他疲惫不堪。面对《中国企业家》记者,他习惯性的身体后倾,双臂搭在沙发上,数次想要放松自己。

早上,放下庆功酒杯,走出威斯汀,姚劲波自豪感爆棚,“这么难的事居然办成了。”58同城以换股+现金的方式入股赶集网43.2%,然而这只是第一步。四个月过去,结束恶性竞争的58赶集真正的整合才刚刚开始。

“今年58做好了亏损2亿美元的打算。”对于O2O,姚劲波寄予厚望,今年计划投资100家O2O公司,形成58的“4+N”生态链,也就是招聘、车、房、服务以及其它服务。听起来有点类似小米,小米三大核心产品是手机、平板和电视,基于此做延展的“3+N”模式。

去年以来,58的资本动作十分密集:全资收购驾考平台驾校一点通,完善汽车O2O全链条;投资O2O装修服务公司土巴兔;并购安居客,扎紧房产信息市场的篱笆;全资收购中华英才网,深耕在线招聘等等。

“我们正处于一个大变革的时代,最初是信息,接着是信息+交易,然后是O2O。把过多的弹药消耗在老的战争上,会让我们错过很多机会。”所有人都希望看到一个打通闭环的58同城,58到家被陈小华视为隧道里的一束光。

但甫一上线,就倍受质疑,“大公司做O2O雷声大雨点小”“富二代创业永远不成”。彼时,虽然58到家承诺只做钟点工、美甲和搬家速运三大业务,其它品类投资或者收购,但O2O领域的创业者们对58到家仍然敬而远之。本刊接触的多家创业者有着共同的担忧,“万一58自己做了怎么办”。

一如姚劲波早期拒绝腾讯入股58同城,他回忆说“当时不会把自己说的特好,也不会把真实的东西告诉对方,因为我担心他要么自己做,要么就投我的对手,互相是防着的”。

羊东曾坦言,投资人和创始人之间有天然的矛盾,这是不可避免的。半年后,再次见到陈小华,上述问题已迎刃而解,因为“创业者不相信你说的,只看你做的”。

不进则退

1999年夏天,刚刚迈出校门的湖南小伙姚劲波按部就班进入青岛一家银行,做起了技术员。和大多数年轻人一样,摆在他面前的是一道选择题,“选择北上广,就面临着买不起房,挤地铁和加班;逃离北上广,就要迷失在小城市的平庸和固化里。”

首都的魔力战胜了一切。姚劲波在2000年只身北上,对于他来说,北京是陌生的,也是昂贵的。买不起房,让他感到绝望。

“第一件事就是租房子,当时的中介不像现在这么规范,没有大的中介公司。一个中介收了我一千块钱中介费,带我看了一套房子后就再也不理我。”姚劲波仍然记得,找到中介要求退钱时,对方夺过收据撕了个碎。

一段租房受骗的经历,埋下了姚劲波用互联网改变生活的初心。圈里人喜欢喊他老姚,他也欣然接受。但是老姚并不老,他生于1976年,从中国海洋大学毕业后,卖过域名,做过中国万网的VP,和金鑫、李如彬一起创办了学大教育并上市。

姚的办公桌摆放考究,大多奖杯和证书都朝向门口,只有一家四口的合影朝向主人的位置。站长出身的他,如今已经很少打开笔记本,“我的新办公室不需要办公桌了,站长被淘汰了,那个我也被淘汰了。”

2005年老姚的第一个孩子出生,和58同城同年。最初的几年,大家只记得杨幂那句“这是一个神奇的网站”,却不知其为何神奇。

“我是站长出身,不确定我的能力是否跟得上公司的发展,不知道我每天做的决定是不是对的。所以我总是去做一些产品、技术上的东西,那是我擅长的。前四年都是公司拉着人在走。”

十年来,一直有人在给58同城倒计时。质疑声也从未间断:没有商业模式,你还能坚持几个月?老姚有时候会特别烦,打开一份报纸或者一个网站看到标题“58同城还能坚持多久”。他说,刚开始会失眠,老想打电话让那个网站删掉。后来,也就习惯了。

那段难熬的日子里,老姚发现,外部的质疑声和不信任加剧了团队的危机感和紧迫感,连老姚自己都觉得“我一定要证明给他们看”。令他欣慰的是,“抗战八年”,58的第一个财务、第一个出纳、第一个产品经理,甚至绝大部分技术人员都没有离开,直到上市。

58上市,姚劲波瘦了十斤。敲钟当晚,姚劲波带着58名员工包了一条船,围着曼哈顿群岛转了个圈。DCM董事合伙人林欣禾开玩笑,“老姚有进步,这次没有哭。”但是,其他人都落了泪。

羊东透露,58同城在上市定价时,原本可以更高一点。投行给出的建议是,“你们多个五毛、一块钱,我们也能卖掉,但是投资人会不痛快,长线基金很可能不投了。”放弃加价就等于放弃几百万美金,对于羊东和姚劲波来说都很心疼,但并不后悔。

“劲波从来没有想过停一停,享受一下上市的成功。”羊东回忆。正当大家沉浸在兴奋中,姚劲波请助理安排了次日回国的机票,第二天一大早就出现在北京的办公室。羊东记得,上市后的那年年会,老姚演讲的主题是不进则退。虽然具体内容已经模糊,但姚多次提到“回到原点,重新开始”。

“上市后,老姚看不起小钱了。”陈小华感触很深,当初58同城融资150万美元的时候都兴奋地请客吃饭,如今兴奋感没那么强了。二人见面的机会也越来越少,陈小华更怀念2010年以前的状态,“每天中午和员工一起吃饭,谈论公司大大小小的事情。”

时过境迁,“当下的创业者,没有好的团队,不拿到一笔像样的融资,没有一个好的故事,根本就没有参赛的资格。”站上台风口的姚劲波,如今更有紧张感。

不是坚持,是没有退路

“十年时间是怎么坚持下来的?”

这是姚劲波最反感的问题,却是外界最关心的。

每问及此,姚劲波就会讲挖井的故事。太多人停在泉水涌出的前一分钟,他称之为临界点。“很多人说老姚挺牛的,一直在坚持。我不觉得自己在坚持,是没有退路。环境在一点点变好,我一定要把事情做完。”

姚劲波是一个幸运儿。创业初期,软银赛富合伙人羊东主动找上门,只谈了一次就有500万美金到账。“见到劲波的第一感觉就是上进青年,脸上的表情很激动。”羊东被姚那句“58要成为下一个阿里巴巴”所打动。

羊东曾开玩笑说“你这么年轻,就有基金给你投钱,公司估值一下子就有1个亿了。”几年后,姚劲波回应“你当年说1个亿是很多钱,现在58随便一个业务就值1亿。”毋庸置疑,羊东加快了他成功的速度。

相较于老对手赶集网,58同城更早找到自己的定位——向城市游商提供营销服务的广告平台。2008年,58同城打出会员产品;2009年,建立庞大的地推团队;2011年,公司员工激增至3000人。

当然,幸运儿也有失控的时候。

2009年,58同城遭遇经济危机。蔡文胜回忆,“那段时间我在北京富力城办公,劲波在我对面,最困难的时候发不出工资,他从家里拿钱出来。”甚至,姚卖了个域名换了几十万元。

在公司附近的咖啡厅,几位老员工提出辞呈,姚劲波当场飙泪。在那段时间,老姚每天让财务把现金流发给员工看,收了多少钱,花了多少钱,还剩下多少,一清二楚。蔡文胜说,“姚劲波真的愿意干事,不然他不会那么拼。”软银赛富追加投资后,58同城满血复活。

流量人才曾是58同城的一块短板,陈小华无疑是“关键先生”。为了挖角,姚在赶集楼下给陈打电话,“你不下来我就上去”。

“老姚的情商很高,口才也不错。”陈小华意识到自己的长处正是58同城的短处。而当时的赶集网人员不稳定、HR不行、销售不行,“我怎么补?”

除了湖南老乡间的惺惺相惜,最终打动陈小华的,是老姚的放权。在那个时间节点,陈小华坚信自己“去58可以抄底”。如今的高管会,还会经常上演拍案而起的戏码,“有时候老姚说一句,我们可以反驳三句。”

闲聊的时候,陈小华经常抛一个老掉牙的问题给姚劲波,“先有伯乐还是千里马?”他至今未找到标准答案。

2011年,姚又从红孩子挖来人力资源高手段冬,从百度挖来产品高手张川、李健,从中信医药挖来财务高手周浩。奇怪的是,曾经满口英语、海外归来的高手们,到了58同城都脱去西装革履,每天套一件58同城T恤衫,还会开啤酒、K歌。是什么同化了众多高管?陈小华一语道破:“老姚坚持普世价值观。”

“《非你莫属》改变了他。”陈小华说,老姚是58最好的代言人,去东京度假,都会被人认出。相较于一身运动装、只在发布会时面对媒体的杨浩涌,老姚更懂营销。一开始参加《非你莫属》的录制,他发现没有自己的镜头。姚心里暗自较劲,躲在家看电视,脑子里琢磨观众喜欢看什么,导演会留下什么,结果成功塑造了一位“墙角里的沉睡者”。

姚劲波对营销的重视,动力来自杨浩涌。早在2011年春节,赶集网的小毛驴广告霸屏所有热门电视节目。姚劲波和陈小华看在眼里,“这是一次价值几千万美金的教训”。陈小华说,58同城错失了先机,不得不花了5亿元反攻。

和赶集网的营销战斗得正酣时,“赶集刚谈了两百万的影视剧植入,58就说三百万我要;赶集和电影《港囧》正在谈的时候,58直接飞到香港把单子签了。”这一点,杨浩涌对姚劲波很是佩服,“很多项目都是他亲自出马,他比我冲的更前线,超有韧性。”

互联网江湖恩恩怨怨,姚劲波推崇雷军的那句“把朋友变得多多的,把敌人搞得少少的”。众所周知,雷军对小米手机预装应用审核严格,但姚劲波的58做到了。腾讯是58的大股东,百度、阿里也是其合作伙伴。姚劲波说,“浩涌跟我打了十年,我们都还是哥们,跟其他人就更没有过不去的坎了。”

十年前,58是分类信息平台,现在变成了生活服务平台,未来是“58赶集+”平台,是生态链。老姚说,先有一棵树,后有树林,然后是各种动植物,才能完成物种丰富性。

当被问及创业十年最有成就的一件事,姚劲波脱口而出“58赶集合并”。如今的他偏爱运动,又有了新的目标,“离2022年冬奥会还有7年,我该选哪个项目开始学习拿块金牌呢?

去年今日运营文章

  1. 2019:  电商APP内搭建社区模型(0)
  2. 2019:  用好Ctrl键,效率快一半(0)
  3. 2019:  App Annie:ASO 权威指导手册(0)
  4. 2019:  美团:2019年国庆旅游消费趋势报告(0)
  5. 2019:  一份飞机餐的价格秘密(0)

原创文章,作者:爱运营,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iyunying.org/news/26203.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