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互联网新闻

消费降级的拼多多用户? 你可能有这6点误解

电商新贵拼多多赴美上市,开盘大涨市值直逼300亿美元,质疑指责紧接惊叹和赞扬之后。所谓人红是非多,一夜进入中国互联网头部阵营,风口上被群扒群审也就在所难免。

一时间,关于五环内外之争、精英底层之辩、山寨假货之问,在社交舆论场上闹得沸沸扬扬。当讨伐拼多多成为政治正确的舆论风向,借势踩他一脚也成为无可厚非的事情。但拼多多真的就是“消费降级”吗?其用户就真的很“底层”?拼多多真的就是假货之源?关于拼多多,我想大家可能有些误解。

别在同一水平线上,审视所有人的消费升级

目前,我国居民的收入水平及受教育水平是不均衡的,消费能力亦是如此。不仅仅有吃牛排、喝红酒的中产,还有啃红薯的低收入者,他们的选择不是选择“剩余保质期长的高价品牌奶粉”或“临期的低价品牌奶粉”,而是在“临期低价品牌奶粉”和“三无奶粉”之间做选择。

消费降级的拼多多用户? 你可能有这6点误解

我们不应该把所有人的消费升级,都放在同一条基准去审视,而是该纵向的去评判每一圈层的消费升级。高收入阶层的消费升级进程,同低收入阶层的消费升级是不同步的,而低收入阶层的消费需求总要有人来满足。对拼多多用户来讲,他们同样也处在消费升级进程中,只是他们的消费升级同新中产的消费升级不在同一条水平线。所以,我们要避免因圈层效应而带来的高处视角和信息区隔。

消费降级的拼多多用户? 你可能有这6点误解

易观千帆数据显示,在用户消费水平上,2018年6月,拼多多的高消费群体占比仅为4.71%,远远低于京东的10.25%和淘宝的7.11%。而其中等及以下消费者占比合计超过67%,远远高于京东的54.23%和淘宝的55.76%。拼多多更为广泛的用户群体属于中等消费水平的纺锤状结构,这也和我们的普遍国情相吻合。

底层消费物语?大规模体量下局部圈层不适应的幻觉

拼多多上市接受群体褒贬,很容易让我们回想短视频快手曾经面临的处境,一篇《底层残酷物语,一个视频软件的中国农村》点燃起激愤群情。在上亿规模的用户体量下,容纳形形色色的用户、并满足不同的需求,更多超越我们认知范围的潜在用户被开发和曝光出来。

处于互联网话语圈层的群体,长期接受中产及精英文化的洗礼沐浴,其实也容易陷入已有的认知洼地。网上有段子说“贫穷限制了我的想象”,由于城市、学历、职业等属性形成的圈层,同样也能限制着我们的想象和认知。

消费降级的拼多多用户? 你可能有这6点误解

2018年6月,拼多多活跃用户1.2 亿,快手是其两倍。同样有大规模用户体量,我们可以发现,他们的用户在性别、年龄、地域和消费能力水平分布上基本一致。在消费场景画像上,日常消费、移动支付是其最重要的用户行为,教育学习的潜力正被不断开发,而高端消费和用车消费,对于更广大的中国消费者来说,依然有很大的成长空间。

当下,对“拼单助力”不堪其扰的年轻城市族群,可以在键盘上指点江山,对五环外